咨询推广 > 阅读推广 > 悦读沙龙

谁的青春不迷惘—萨特存在主义对我们的启示

时间:2017年10月30日 浏览人次:601 来源:推广

3.jpg


青春之所以迷人,是因为它如此生机勃勃却又充满危险;它有瑰奇的想象,也有必须面对的孤独和焦虑。当面对这些问题,萨特对存在的哲学思考可能会为你提供更好的解决办法。2017年10月27日下午,图书馆悦读沙龙18,邀请到广外西语学院法语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云山学者张弛,为在场的读者做了题为《萨特对存在的哲学思考与文学揭示》的讲座。


 1.jpg

张弛老师在讲座中


萨特生平及其作品


萨特不仅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哲学家,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学家。在讲座的开始,张弛向读者们介绍了萨特的生平。1980年4月15日,萨特因患严重的肺积水,逝世于巴黎塞鲁医院,终年75岁。当时的法国总统德斯坦对此发表讲话称:“我们这个时代陨落了一颗明亮的智慧之星。”萨特在20世纪的法国文坛上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和影响,被公认为20世纪的伏尔泰和雨果。

37年后的今天,人们没有忘记这位为了保持完全的独立和自由,不被外界势力所左右的存在主义哲学大师。率性、执着,这些词汇似乎都不足以概括萨特丰富精彩的一生,其中最有趣的插曲莫过于他拒绝领取诺贝尔文学奖。


萨特的存在焦虑 


第二次世界战结束以后的30多年里,萨特在哲学、小说、戏剧、传记和社会活动领域所取得的成就,仍然不断地激发今人的思考。“伟大的思想是成就一个伟大作家的必备条件”,张弛解释道。在接下来的讲座中,张弛介绍了了萨特的哲学观点,并通过这些哲学观点来理解萨特的文学作品。

在他的作品中,萨特通过对“存在”的深入反思,发现了被循规蹈矩的日常生活所遮蔽的种种“荒诞”现象。他以自己的哲学论著和文学作品,提醒人们严肃面对“本是的被遗忘”状态,邀请人们以“自由选择”的巨大勇气,并以“介入”的积极姿态,与“他人”建立主动的建设性“共在”关系,在赋予自己的“存在”以本质的同时,共同创造人类的新形象。

最后,张弛告诫听众:萨特的存在主义是一种行动哲学,激励我们要有勇气去面对焦虑和孤独,并通过自由选择基础上的积极行动,在生活中发现和确立自己的存在意义;它也是一种鞭策,让人们不断地清醒意识到自己的处境,在改进自己和他人的生存状态的过程中,展现本质,成就自我。

 2.jpg

可容纳50人的悦读沙龙座无虚席


读者提问


1. 读者:文学研究在有些时候会感到幸福,但并不愉悦,更多会因为发现自己的无知而感到不快乐,怎么办?

张弛:焦虑意味着对未来和目标不够清楚。哲学可以教会人一种理性的思考,例如知道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,并不是意味着什么都不做,而是先做人,再做事,达到精神上的饱足,这是一种美好的潜能发现。孤独、焦虑是生命中的常态,是可以被超越的。因此,要清楚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要学会规划自己的未来,对自己全面负责,不需要回避生命中的负面情绪。


2. 读者:人是想成为什么人就能成为什么人吗?

张弛:首先,这是一种思想上的混淆,把人的“价值”和“使用价值”(借用经济学术语)混为一谈。现代人道主义认为人是目的而不是工具和手段,因此,人不是“物体”或“东西”,人本身就有至高的尊严和价值,而且人人都有同等的价值和尊严。所以,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有价值和尊严的人。但是,具体到职业规划、生活状况等,由于人与人之间还是有天赋、机遇等差异,不可能自己想成为什么人就会成为什么人,比如不爱读书和思考,不打算读研究生博士生的人,却想成为今日中国高校的一名教师,这种可能性基本没有。存在主义意味着必须用不断行动和突破行动的障碍,来不断地认真反省,承认自己的能力,敢于面对现实,做适合自己的工作,但却始终记得要努力活出人的价值和尊严。


3. 读者:不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,怎么解决这个问题?

张弛:这种状态很常见。生命意志不够强烈,对自己的拷问不够严厉。如果将自己置于必须作出选择的情境,在各种不舍中强制性地做减法,直到只留下一个最不愿意舍弃的,就可以发现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。舍弃就是一种选择,选择未必会正确,但每一个契机都是发现自己,要坦然面对失败,转化为继续奋斗的能量。